清心真言

心與心之間的隔閡與嫌鄙不是說放下就能放得下,在那個物資極度匱乏的年代裡,有誰能慷慨地長久供給孤兒寡母?又有誰能撫平奶奶思鄉戀家,卻舍不下孩子丟不開亡夫,日夜痛絞著的心?有了孩子的媽媽是沒有資格崩潰的,厄運迫使她蛻變,逼仄的世道讓奶奶變得兇悍。想哭的時候,只能在拜中祈求真主的護佑,年復一年,禮拜成了奶奶苦難中心靈的依靠。

好些天奶奶禮完五番拜,就一直坐在炕頭掐著念珠,也不管我們了,家裡氣氛悶極了,一向淘氣的孩子們也不敢出大氣。

么妹上小學那會兒,她爸爸買了台十四吋的黑白電視機,算得上整條巷子裡的稀缺貨。奶奶知情後,哭天慟地說什麼燒料子丟死八輩子先人了,可等晚上很多鄰居擠在院裡看節目時,奶奶卻很熱情地招呼著大家,誰能想到她白天還為此鬧了好一陣。過了兩年,爸爸又買了台單缸洗衣機。剛搬進家門,奶奶一臉陰沉,竟說叫花子存不住隔夜食,眼看娃娃們像筍一樣冒上來了,還不知道存幾個錢,等這些賬主子一個個要起錢來,愁死累死你這個當老子的。爸爸微笑解釋,這不是娃多看他媽也挺累的。奶奶一聽,自己一番好意,做兒子的卻不領情,一下心酸了,哦,別人都能用手搓唯獨你媳婦金貴;每回奶奶一道心酸,都是一把鼻涕一把淚,開口就是我一個寡婦拉扯大你們弟兄三個,我容易嗎?如今你們成家了,掙錢了,翅膀就硬了......有了錢不知道多舍散,這麼張狂就不怕惹惱真主...... ;么妹聽厭了這哭腔,嫌奶奶總翻不夠陳年寒苦,快化成灰的陳芝麻爛穀子,一次次從灰塵裡被忿然扯出,想必它們都有些羞愧難當了。么妹甚至覺得奶奶是有意在找茬,這麼虔誠和孝順的兒子,她都能挑出刺兒,究竟誰在惹真主惱怒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