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心真言

繼上期談到基本信仰邏輯與推論,許多的華人對於此類的信仰除佔大多數外,也是普遍華人宗教信奉文化,乃並不足奇,但我們根深蒂固的深深的受此文化影響著,不知自拔。為求財、求平安就會抱著「信者則靈,不信者則不靈」的心態去求拜不同的神名偶像,盼其之夢想早日成真,顧己天經地義。

不過我們需要了解我們乞求崇拜的對象,是否真的「富有能力」賜給我們所需的一切呢?他是否真的有求必應呢?這便是最關鍵的,因人在面臨各種問題的時候,自然會表現出擔憂及渴望獲得幫助的一面,純屬人本能反應之一,若在這一「考驗」期間,當事人無法理性的去了解自己乞求的對象的真偽,猶如一個肚痛的人不看內科醫生,卻去外科醫生,這將是各種問題得到的不同的結果因素,同時是否會獲得改善與否的有直接關聯。

也就是說:事情還是要自己去做才能自己得到,這個過程和考驗就是人生的每一日課題。踫到一個問題,通過做這件事你懂得了什麼道理,什麼原則,這就是成長的過程,就好像你從小討厭父母的管教,但等你長大當父母時你自然就理解了你父母的心思和努力,當然現在也有很多智慧的人沒當父母是不會想到的,這都只是一個過程。一草一木、一葉一花都有他的玄妙,這便是真主指引人去正確方向的方法。

就如這次的「新冠病毒」一樣,許多人在恐懼此病毒之下,每天會不分時段地向不同的神名、偶像祈禱,求保佑、求平安,試問這過程中有誰真正的能保佑你平安呢?有誰真正有能力賜你重生的機會呢?當然能做到此事的無疑一定是一位全能的主宰,如果你問他們:「誰創造了天地?」他們必定說:「真主。」(古:39:38)如《古蘭經》所闡明,這個部分,人的答案都是一樣,但讓人無法理解的是「既承認了全能的造化者」但…又不聽從祂的指令和禁令,這樣的行為人一般都稱作「背信」或「否認」呢?背信棄義,實在不應該啊!

前兩天的日蝕轟動了世界各地觀看百年奇景,大多數人只以所謂的「大自然」科學角度探觀,並無任何思考其後的主使者是誰?然後是誰有這麼大的能力可以讓龐大無比的物體形成「日蝕」奇觀發生?這一切都是主宰在給人類警告;祂才是眾宇宙之主,祂才是最高的掌權者,祂才是眾生的創造者!

更有許多人堅信一些不明的傳言崇拜日月、偶像,企圖從它們身上獲得好處,這樣的文化隨處可見。

顯然這問題不會是遠古事,現代也一樣在發生,這證明無論古代或現代,信仰精神、道德修養層面;道德、倫理的價值觀永遠是不會變的。《古蘭經》中易蔔拉欣聖人(主賜福他)見證了這一點:當時,易蔔拉欣對他的父親阿宰爾說:「你把偶像當作主宰嗎?據我看來,你和你的宗族,的確在明顯的迷誤中。」我這樣使易蔔拉欣看見天地的國權,以便他成為堅信的人。當黑夜籠罩著他的時候,他看見一顆星宿,就說:「這是我的主。」當那顆星宿沒落的時候,他說:「我不愛沒落的。」當他看見月亮升起的時候,他說:「這是我的主。」當月亮沒落的時候,他說:「如果我的主沒有引導我,那末,我必定會成為迷誤者。」當地看見太陽升起的時候,他說:「這是我的主;這是更大的。」當太陽沒落的時候,他說:「我的宗族啊!我對於你們所用來配主的事物,是無關係的。我確已崇正地專向天地的創造者,我不是以物配主的人。」(古:6:74-79)

當部分人聽到類似的解答之時,會繼續為自己的「叛逆行為」辯護,試圖找出路,避開無法抵禦的真理。無疑這部分人大多是在觀察宇宙及各生命體後,發現到原來真正的答案是有「一位獨一的全能主宰」,但他無法辯駁,為了繼續自己的謊言,惟有繼續錯,也許是為了換取一些小名小利,也許是他自己不敢承認自己的判斷錯誤,各種原因都會有。

近期各地大雨傾盆,水患成災之際,無疑,大災大難中唯有全能的主宰才有能力為人解難,讓各地儘快回復。就如易蔔拉欣;他的宗族和他爭論,他說:「真主確已引導我,而你們和我爭論真主嗎?我對於你們用來配主的(偶像),毫無畏懼,除非我的主要我畏懼。我的主的知覺能容萬物。難道你們不覺悟嗎!你們把真主和他所未證實的(偶像)去配他,還無所畏懼,我怎麼會畏懼你們所用來配主的(偶像)呢!如果你們有知識,那末,我們這兩夥人,究竟是那一夥更應當不畏懼呢?」(古:6:80-81)有些人笑言《古蘭經》是古老的傳說而已,不!它依然見證這一切的事實,更適用于當代直道世界末日。

混淆視聽者,必警曰!確信真主,而未以不義混淆其信德的人,不畏懼刑罰,而且是遵循正道的。這是我的證據,我把它賞賜易蔔拉欣,以便他駁斥他的宗族,我將我所意欲的人提升若干級。你的主,確是至睿的,確是全知的。(古:6:82-83)很難想象如此進步的時代,各門學術已達頂峰,要證明一些事物並不難,但卻還在走著遠古時代的迷路!求主引領大家走在正確的信仰道路,阿敏!

馬超興兄弟整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