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心真言

天地萬物在內,眾天使在內,被造後開始全體無疑義的順從獨一的主,又到人類的初始阿丹聖人,真主賜他許多知識,成為一個有良知而順從獨一無二的主的人,當時,你的主從阿丹的子孫的背脊中取出他們的後裔,並使他們招認。主說:「難道我不是你們的主嗎?」他們說:「怎麼不是呢?我們已作證了。」(我所以要使他們招認),是因為不願你們在復活日說,「我們生前確實忽視了這件事。」(古蘭經:7:172)直至眾先知由努哈到易蔔拉欣到先知穆罕默德(求主賜福安他們)都宣揚崇拜獨一的主宰,真主確已揀選阿丹、努哈、易蔔拉欣的後裔,和儀姆蘭的後裔,而使他們超越世人。(古蘭經:3:33)故此認主獨一(唯一論)的信仰從天使、人類被造那刻開始就有,非新信仰。而其中包括許多宗教,如猶太教,基督教等,實際上以上宗教均屬於一脈相承之認主獨一的宗教,但後來因人類的貪慾及欺騙,將教義私改為合乎他自己的認爲的方式,從此就開始變化無窮。

認主獨一的課題屬於穆斯林信仰中最重要的核心,其分三類;一、「討嘿德盧布必業」承認獨一的造物主、「討嘿德伍盧嗨業」掌權一切及管理之主。二、「討嘿德阿斯瑪依沃雖發提」只崇拜獨一的主宰。三、信仰所有真主之專屬尊名及所有屬性。

真主造化了天使、精靈、人類,明確闡明了要順從祂、崇拜祂,並為利於崇拜者加於賜給養。真主說:「我創造精靈和人類,只為要他們崇拜我,我不望他們的供給,我也不望他們的奉養,真主確是供給萬物的,確是有權利的,確是堅定的。」(古蘭經:51:56-58)

人類所禀賦的天性是承認主宰,崇拜主宰,不以物配主的,但是來自人類和惡魔的誘惑使它偏離了正道,惡魔為了欺騙而以花言巧語相互授意暗示,具有認主獨一的意識是人類的天性,以物配主則是後天產生的、外來的。真主說:「你應當趨向正教(並謹守)真主所賦予人的本性,真主所創造的是不容變更的,這才是正教,但人們大半不知道。」(古蘭經:30:30)由此人類就開始偏離正道。

穆聖(求主賜福安他)說:「每個兒童都依天性而生,是他的父母雙親使他成為猶太教徒,基督教徒或拜火教徒。」(布哈里、穆斯林聖訓實錄)這就說明人類的本性屬於認主獨一的,並非多重信仰。伊斯蘭自人類祖先阿丹聖人及後代子孫,經歷了許多世紀,真主說:世人原是一個民族,故真主派眾先知作報喜者和警告者。(古蘭經:2:213)而最早出現的以物配主,偏離正確信仰的現像出現於努哈的民眾,努哈聖人是真主派遣的第一位使者,我確已啟示你,猶如我啟示努晗和在他之後的眾先知一樣。(古蘭經:4:163)伊本•阿巴斯說:「從阿丹聖人到努哈聖人十個世紀都是伊斯蘭。」伊瑪目伊本•蓋伊姆說:「這種說法是絕對正確的」因為這種說法符合了吳拜伊•本•卡爾白對黃牛章第二百一十三節的讀法。世人原是一個民族,嗣後,他們信仰分歧,敢真主派眾先知你報喜者和警告者。另一節古蘭經文也證實了這種說法,真主說:「人們原來是一個民族,嗣後,他們信仰分歧……」(古蘭經:10:19)

真主派遣眾先知的主要原因之一,是人們對原先的正教信仰產生分歧,猶如阿拉伯人原先遵守易蔔拉欣聖人(求主賜福他)的宗教,直到阿穆魯•本•盧亥•胡扎爾,改變了易蔔拉欣的宗教,把偶像帶到了阿拉伯半島,尤其是帶進黑扎茲地區,他們舍真主而崇拜了偶像,以物配主的行為才在神聖的土地上氾濫、蔓延。於是,真主派遣了最後一位先知穆罕默德(求主賜福安他)作為使者,先後共二十三年時間,號召人們信仰獨一的真主,遵循祖先易蔔拉欣聖人(求主賜福他)的宗教,並為真主而真正地努力、奮鬥,人們回歸了認主獨一的信仰,還原了伊卡拉欣的宗教,砸碎了偶像,真主以他完善了宗教,完全了對世人的恩典,他的民眾在最初的幾個世紀裡遵循了他的道路。後來,由於愚昧、無知,其它不正當的文化、宗教思想的滲入,陷入迷誤的宣傳中,許多人又重新回到以物配主(舉伴真主)之中,為尊崇賢人、德高望重之人,在他們墳墓上大興土木,自稱喜愛他們,拋棄真主而以各種善功崇拜那些偶像。這些善功包括:向他們求祈、求助、為他們獻牲,把崇拜聖賢的行為舉伴了真主,稱作為臨近真主的一種媒介,自稱是對聖賢、德高望重之人的喜愛,其實對那些人的崇拜並非他們想像的那樣,他們忘卻了多神崇拜者所說的:我們崇拜他們,只為他們能使我們親近真主。(古蘭經:39:3)人類社會過去與現在的以物配主者,他們大多都承認、信仰真主是唯一的創造者,也是獨一的管理者,而只是在崇拜真主方面以物配主(舉伴真主)。

求真主引領大家,並祝賀大家「齋戒吉慶」阿敏!